7月13日下午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京召开“基础教育学制改革研讨会”,与会教育专家一致对作家莫言提出的“缩短基础教育学制”表示反对,

还有,教育“门外汉”的莫言,虽然由始至终都在讨论学制改革、“缩短学制”的问题,但并非没有关注到学段的问题,”难道专家们不知道更应该“终极关注”应试教育改革的问题?知而不言,怕是事实。
  导语: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更新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,并提供时事政治热点政策解读、理论观察、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。今天我们关注–学制缩短至10年,莫言无畏并非无知。
  

7月13日下午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京召开“基础教育学制改革研讨会”,与会教育专家一致对作家莫言提出的“缩短基础教育学制”表示反对。他们承认莫言做过调研,但认为其观点缺乏理论支撑与科学依据。与会专家认为,基础教育学制12年,这是世界通行的基础教育学制,是培育一个孩子身心成熟的必要时间,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提出基础教育学制要缩短。学制长短并不是最重要的,更重要的是如何划分学段、如何衔接各学段。
  

读完报道,第一感觉就是,研讨会现场“猛喷”莫言的专家们,很可能连莫言两会上建议缩短中小学学制相关报道都没有看过。比如莫言认为,“10年一贯制教育应该定性为基础教育和公民教育,理应是受法律保障的免费教育,将带动教育内容重组、教学方式改革、学习方式改变,也是对应试教育的制度性遏制。”而从报道中可知,与会专家们“猛喷”莫言预设的前提,仍是“应试教育”前置条件下应该如何如何。
  

还有,教育“门外汉”的莫言,虽然由始至终都在讨论学制改革、“缩短学制”的问题,但并非没有关注到学段的问题。比如莫言称,从现实角度来讲,“633学制”覆盖了少年成长连续系统的发展过程,也增加了学段衔接的成本。莫言同时称,鉴于“小升初、初升高、高中升大学三次考试前夕,毕业班要提前一个月甚至一个学期强化复习,复习和模拟考试将学生折磨得筋疲力尽,厌学情绪普遍。”他建议中小学学制由12年改为10年,实行10年一贯制教育……这样的建议可能并不专业,但并不是说他“无知无畏”到不知学制分段的程度。
  

凡此种种都说明,在驳斥莫言“缩短学制”一事上,“专业”的与会专家显得并不专业,并没有拿出让人信服的观点。最关键的问题还是,与会专家在探讨学制改革、“缩短学制”问题时,并没有触碰应试教育改革这一本源性问题。曾任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王本中更是坦陈,“应试教育其实不管是改成10年,9年、8年也好,哪怕你改成6年,也会有两年照样是复习应试。”难道专家们不知道更应该“终极关注”应试教育改革的问题?知而不言,怕是事实。
  

莫言在两会上建议缩短中小学学制,终极目的还是意图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,“成立专门的机构,进行深入、专业、全面的调研和评估”,借讨论学制的问题,“对应试教育的制度性遏制”;与会专家们则干脆将问题讨论设置在“应试教育”模式下应该怎样这一前提……从“功利主义”角度看,当然是“从现实出发”的专家们的看法更接地气;从“专业主义”角度看,专家们讨论“学制分段”也更有现实性价值。但还是那个最简单的道理,如果所有事关教育的改革,都不是奔着改革应试教育的目的去;或者说,如果所有事关应试教育改革的探讨,都限定在应试教育框架之下,讨论“缩短学制”没有意义,讨论其他层面的问题同样如此。仅此一点,教育“门外汉”的莫言,比这些所谓的教育专家们,胸怀和眼光高得不止一点点。
  他们承认莫言做过调研,但认为其观点缺乏理论支撑与科学依据,与会专家认为,基础教育学制12年,这是世界通行的基础教育学制,是培育一个孩子身心成熟的必要时间,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提出基础教育学制要缩短,莫言同时称,鉴于“小升初、初升高、高中升大学三次考试前夕,毕业班要提前一个月甚至一个学期强化复习,复习和模拟考试将学生折磨得筋疲力尽,厌学情绪普遍,曾任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王本中更是坦陈,“应试教育其实不管是改成10年,9年、8年也好,哪怕你改成6年,也会有两年照样是复习应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